projectlogo.png

《 __仍在》

‑ OUTFO攝影計畫

計畫包含不同類型之相片,當中包括合成影像等,並以黑白為主。近日抗爭靜止,我們望於這黑暗時代,勾起各同路人的回憶,提醒各位我們大家仍在這裡。

《序》

你忘了嗎?我們曾經一同看過懸掛在穹蒼上的雲彩、一同走遍了這地、一同呼喊直到力竭聲嘶……你…仍在嗎?

——那是書寫在某一片沾染上赤色花瓣上的回憶;那是肺膜沾染上濃鏹,令人咽腔乾涸的回憶。由炎夏走到凜冬,無數的靈魂無助地散落街角一偶;迷與茫充斥在大街小巷中。昔日的忙碌,如今「終於」歸於平靜了。大江東去,卻不見亂石穿空;也不見驚濤拍岸,這城曾捲起千堆雪,現在卻只剩下瀰瀰淺浪。可是…真的如此風平浪靜嗎?真的被平伏了嗎?真的消失了嗎?

始於仲夏的痕跡,就算被消除也不會消失:街與徑上的磚頭沒有被填補、明顯被油漆塗掉的噴字、被撕掉一角而殘存的文宣貼紙…還有同行者與我們落下,那些無形的足印;那些可觸碰和不可觸碰的傷痕。——以創傷築建的軌跡,無處不在。

張愛玲曾言:「香港是一個華美的但是悲哀的城。」這城如她記憶中所沏的那壺茉莉香片一樣苦澀。暖風從來沒有薰醉你我,也沒有人直把京城作香城——也許是因為這壺茉莉香片難以下嚥吧。

現代舞傳奇大師Martha Graham在自傳《血的記憶》如此寫道:「舞者一生有兩次的死亡,一次是當舞者不再跳舞時,而這將是最痛苦的死亡。」曾在空中娟娟的飛舞的洋紫荊,被妖翳粗魯地硬攀了下來,這花現今落在了「無土的所在」,只是一個面臨了「第一次死亡」的舞者,一個一蹶不振的舞者。

無庸置疑,這城是悲哀的。那悲哀的花能重拾在起舞時感受到的活力嗎?——無人知曉。唯一能確信的是:洋紫荊被摘下後,我們仍能種出瓊樓玉宇。

活著步入明天本來就是一場戰鬥,活下去,然後以希望作為養分豢養出理想鄉吧。

——因為我們都仍在這裡。

‑ 堅係腎虧シ

AMG_0001.jpg

《 亂世佳人 》

他和她也許結識在漫天烽煙裏。在某天這個城市的的人群散開了,催煙消失了,燭光熄滅了。但他們仍未能忘記當天於煙霧中的恐懼。他們拒絕放開手,共同面對這荒誕新世界。
恐懼仍在。 他們仍在。 你們又仍在嗎?



Sony A7iii |Tamron 28‑200 |黑白 |合成

*相片經顏色及圖像處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MG_0009.jpg

《最後的塗鴉》

自八月起政權大規模粉飾太平,街上從前的一字一句都被油漆覆蓋。你又有多久沒看到過牆上人們留下的塗鴉?這句「不要忘記死去的手足」卻被政權遺漏了,並似乎成為了最後最後的一句塗鴉。它終究也許仍會是比人擦掉。但在此刻看見它的你,又會否停下細看最後的它,抑或是任由它比蓋掉?
它仍在。 你又仍在嗎?



Sony A7iii |Tamron 28‑200 |黑白 

*相片經顏色及圖像處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MG_0015.jpg

《禁錮的紅旗》

二十四年前,某面優雅的藍旗徐徐落下,換上的是兩塊鮮血色的紅旗。二十二年後,我們曾經成功將那邪惡的紅旗撕下拋到海裡,驕傲地唱著歌把屬於我們的旗幟懸掛。曾聽說過旗杆象徵著國土,如今我們的國土再次比鮮紅佔據,並被強行鎖上枷鎖。你又願意留守到某天能親眼目睹我們的旗幟在我們的土地上自由飄揚嗎?
邪惡的紅旗仍在。你又仍在嗎?


Sony A7iii |Tamron 28‑200 |黑白 

*相片經顏色及圖像處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MG_0012.jpg

《HKDL》

物件的意義從來都是人們付予的。這四個字母可以是隨機且毫無意義的,也可以是千萬人們願以生命換取的夢想。這四個字母對你又有甚麼意義?這就只有你自己才知道了。

它仍在。你又仍在嗎?




Sony A7iii |Tamron 28‑200 |黑白 

*相片經顏色及圖像處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MG_0008.jpg

《烽煙中的他》


歲月如流,你還記得當天一起走過的大街小巷嗎?眾人一邊高舉雨傘,一邊吶喊著振奮人心的口號,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由炎夏走到寒冬,再回到暑天,幾乎春夏秋冬的每一天也有他們的足蹟。汗水揮灑在不同的街道上,從夏愨道到百萬大道都有他們的蹤影,他們心中追求自由的火,點燃了整個香港,令數以百萬計的雞蛋挺身而出,合力推倒這座萬惡的高牆。人連人,手牽手,把失去多年的獅子山精神重然眼前,寫下回歸24年來最光輝的一面。
槍林彈雨過後,換來的卻不是政權的讓步,而是更強硬,更高壓的統治。多位政治人物相繼被捕入獄,被政權胡亂控告的抗爭者也面對更不公的審訊,以言入罪的事件陪增,惜日的三權分立已變成一黨專政,司法獨立的排名亦已成功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齊名,實在是實至名歸。
在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暗的。顯然 ”The worst is yet to come.”。正因如此,有人選擇離開,在異國開托新的一頁;亦有人選擇留下,見證著時代的變遷。即使你身在何方,大雪紛飛或滂沱大雨,你的家亦只有一個,它就是香港。
無論你是去是留,也希望你不要忘記一直奮戰中的同行者。面對各種的劣勢,他們一直也無所畏懼,甚至不管一切以死相搏。
他們一直都在戰鬥中,而你又仍在嗎?



Sony A7iii |Tamron 28‑200 |黑白 

*相片經顏色及圖像處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MG_0024.jpg

《仍在,凝在》

風雨飄搖,我們一起走過了六百二十天。在這六百天裡,我們當中有人加入了,有人歸來了,亦有人被迫離去。他們的時間被凝住了:在恐怖鐘聲響起的那刻;在他墮下的那刻;在她被掩沒的那刻⋯⋯在過去這六百天你又可曾為他們的離去流下眼淚?
今天是2021年2月14日,情人節。傳說這個節日本來為紀念二千多年前神父Valentine為對抗極權禁婚惡法而被判死刑的勇武精神。在今天,你與愛人共渡甜蜜時刻的同時,又會否記起為了香港民族勇武犧牲而凝住的他們呢?

「人類對抗極權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米蘭昆德拉
我堅信,只要我們仍然記得曾為香港墮落的他們,他們就仍在我們當中。而只要你,我,他和她都仍在,就會在最絕望的徬徨午夜裡帶來黎明的曙光。

未來前路充滿迷霧,我們必定會繼續受到各方洶涌彭湃的碰撞。「希臘神話有一個故事,講述西西弗斯受到諸神嘅懲罰,要喺地獄不斷推一塊巨石上山;上到山頂,巨石又會自動碌返落山腳,佢每日都要重複呢種徒勞無功嘅工作,直到永恆。」我們都是西西弗斯,我們在現時的困境根本無法改變自己嘅命運,能做的就只有繼續推石頭,直到時機正確的一天,我們自然會再次齊集這裡,全力抗對。

身為雞蛋,我們選擇了緊守僅存的發聲空間,《 __仍在 》系列將會繼續不定期在outfo出現,望各位能好好保重,靜觀其變,伺機而起。



 

我們仍在,你呢?

特別鳴謝:
靖海(腎虧)- 序
Sai. - 書法

full.png